和你一起终身学习,这里是罗辑思维。

2018年1月1日凌晨,“时间的朋友”2017跨年演讲落幕。如果你没能去演讲现场,或错过了精彩直播,不用担心。跨年演讲的完整版音频已经上线,vivo邀请你一起回顾精彩,乐享非凡——

我把“时间的朋友”2017跨年演讲,分成了上中下三集,这是第上集。在周四早上,新节目会继续更新,欢迎收听。

时间的朋友2017跨年演讲

第一部分:我们的2017

还有三个半小时,2017年就要过去了。每个人的2017应该都不一样。

所以从一个月前,我就不断的问我身边的朋友和我们的用户。

2017年,哪一天你认为很重要?

得到的最后的答案,都是说10月18日,十九大召开的那一天很重要。

确实,对这个国家,对我们每一个人,都很重要。

这是共识,那接下来的答案,每个人和每个人都不一样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我问我的合伙人脱不花,哪一天很重要?她说,7月9日,她第二个孩子张本意出生的那天很重要。因为,那天她知道,自己作为一个年轻女性的特定使命已经完成。从那天开始, 直到老去,她又可以不受性别和年龄的限制,按照自己本来的意志,经营自己的人生了。所以她给这个孩子起名本意,本来意愿。

我们的一位用户告诉我,9月1日,他走出贵州的山区,到福建上大学的那一天很重要。到宿舍之后他就发傻,一个寝室8个人,7个人都玩游戏,只有他不玩。

你看,我们的人生经常是这样的,你进入到一个陌生环境,你会发现周边的人跟你都不一样。

9月1号很重要,是他人生最困惑的时刻,我该怎么度过大学四年呢?这一天,所以对他很重要。

也有人说10月27号很重要,为什么?

因为这一天,有一个家伙叫冯唐,写了一篇非常刷屏的文章,给我这样的人,发明了一个词,叫中年油腻猥琐男。

哎呀,这个词真的是在我这一代人当中,警钟长鸣。

自己还以为自己是什么社会中坚力量,没准都成了别人的嘲笑对象。

还有人说11月28号那一天很重要,因为那一天,比特币的价格一枚超过了一万美元,为什么很重要呢?

因为我们是眼睁睁看着这个发财的机会,从我身边溜过去。

那如果你问我,2017年,哪一天很重要,那还用说吗?

当然是今天最重要。

大家好,时间的朋友们,欢迎来到由深圳卫视、优酷视频、全程直播,一万名观众来到现场的跨年演讲,时间的朋友,这是倒数第18场。

我知道今天来到现场的朋友,大概有三分之二是来自于全国各地,甚至来自于海外。

谢谢你们。

而且,深圳卫视的朋友告诉我,就在几个月前,深圳卫视的全国覆盖的收视人口超过了11.6亿。

也就是说,现在全国人民都有机会跟我们一起以这样特定的方式跨年。

其实我心里明白,你们来到这里,哪里是来听什么跨年演讲,你们是用一种特别特殊的方式,来度过自己的2017。

给自己的人生树立一个和周边其他人不太一样的界碑,感谢你们的到来。

2017年,传来很多好消息,全是好事,中国的GDP大概12万亿美元,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

世界五百强公司当中,中国公司占到其中115家。

我们有着全世界最大的中等收入人口,最多的在校大学生,你所知道的绝大部分工业制成品,不管是汽车,手机,冰箱、空调、彩电,中国都是连续多年,世界第一。

我们的钢产量已经连续二十年世界第一,全是好消息。

但是好事多,不见得焦虑少,举个例子,有一个人就说他自己非常焦虑,他在不同的场合,说一个月挣个一二十亿好难受,我们是很难体会。

然后他又说,我有时候晚上都睡不着觉,我生怕我的公司被淘汰了。

马云,什么人?今年双十一,卖得那么好,都拍电影了,都跟王菲合唱歌了,在我们来说都是人生巅峰,他还在焦虑。

我听说马云焦虑之后,我就放心了。

因为我也焦虑。我在焦虑我们这家创业公司,能不能做得长,做得好,我在焦虑,这个社会的阶层,是不是真的像有人说的那样,已经固化了。

我还在焦虑。我们家的两个孩子,将来长大了,我该让他上什么样的学校,接受什么样的教育。其实这样的焦虑,我身边的朋友很多很多,什么样的职业更有前途?我事业小有成就,我该不该移民啊?我攒了点钱,国内应该配置多少,多少放在海外呢等等等等。

其实这些焦虑都指向了一个特别根本的问题。

中国有没有前途,中国经济的增长,是不是可持续?

经济增长,可不可能给我们所有人带来机会。

大家别忘了,中国经济,已经高速增长了快四十年,已经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。

我们这代人的命难道这么好,好到四十年的奇迹还会持续的同步吗?

所以今年在准备这一场跨年演讲的时候,整个过程,其实就是我不断用自己心里的焦虑,去向我身边的高人,去打听的过程。

这个问题你怎么看,那个问题你怎么看?

问来问去,其实有的人的答案,不仅没有缓解我的焦虑,反而加深了我的焦虑。

比如这位,这是红杉资本的沈南鹏,我说2017年,哪一天对你很重要啊?他说11月20号,腾讯的总市值超越五千亿美金,超越Facebook的那一天,他觉得很重要。

因为这一天,证明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开始有了全球竞争力。

其实2017年远不止是腾讯,中国的阿里巴巴也一样,股价翻了将近一番。

它也一度超越了亚马逊。这么剧烈幅度的上涨,其实只说明一件事,就是全世界对于这两家中国企业的业绩表现,是没有心理准备的。

他们都这么大的规模,还能以这样的速度上涨。

过去我们听说大象会跳舞对吧?但是没想到大象还能跳街舞,动作幅度能这么大。

各位其实不用拍PPT,在得到APP里面,都给大家准备好了,回头大家去下载得到APP里面所有今天现场的PPT,全部会发放给大家。

沈南鹏说,这是好事,我心说你是投资人,你当然说这是好事。

可是,我的焦虑增大了,为什么?

因为沈南鹏说,这叫大者恒大,强者恒强,这是今年出现的一个市场的奇迹。

但是我觉得How areyou,how  old  are  you,怎么是你,怎么老是你呢?

两个马爸爸,不是说好了吗?互联网是一个制造奇迹的时代。

我们中小创业者是有机会的,小人物颠覆大人物和强者是有机会的,但是怎么老是你,不仅是在中国,2017年全球都出现这样的情况,那些大者越大,那些强者横抢。

美国前五大科技公司,股价几乎都翻了一番。湖畔大学的教育长曾鸣老师用一个词来总结这个现象,叫“黑洞效应”。

什么意思,就是一家企业,如果具备两种特征,就是它既有网络协同,又有数据智能的话,那它就会像黑洞一样,把周边的资源全部卷进去,越卷越大,而且这个过程,是不可逆的。

在“黑洞效应”面前,我们这一代人将何以自处?

关于这一段描述及  可据大家可以去听得到APP里面《曾鸣智能商业二十讲》。

其实这件事情,还有另外一个角度的解释,我的朋友,投资人林利军告诉我,只要一代基础设施建设完成,往往都会出现这种情况,就是产业集中度迅速增长。

比如说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,美国就出现了一个叫“漂亮50”时代,Nity—fifty,一系列的大公司,什么IBM、可口可乐、吉列刀片、美国运通这样的公司,它就会急速扩大,大者越大,强者恒强,它的股票就是涨,一直涨。

几十年后,这样的情况在2017年继续出现,又一个“漂亮50”时代出现了,那些大公司变得越来越大。

美国前五大公司,已经占到了美国股市的总市值的10%以上,而香港股市仅腾讯一家公司,就占到了它的总市值的10%以上。

不仅是互联网,包括化工、玻璃、面板、精密制造仪器等等,很多行业全球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。

而且根据黑洞效应,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。

各位,2017年的商业舞台,我们找不到太多新的角色,这好像是一个长跑比赛,进入了最后的阶段。

聚光灯只打在那些跑在前几名的人身上,竞争当然是更激烈了。

但是几乎已经没有人关心跑在后面的人。你说我们能不焦虑吗?给我带来下一个焦虑的这个人,游戏大佬应书岭,我还记得那是在乌镇互联网大会的现场,他见到我之后一把抓住我,说罗胖2017年什么感觉,什么感觉,说说?

我正准备说,他就开口,说我感觉2017年快,惊人的快。

然后他就给我讲了一个惊心动魄故事。

10月30号那一天,在游戏界没有什么名气的一家公司,小米公司,发布了一款游戏叫小米枪战。

这款游戏的类型,现在我们都知道了,叫吃鸡游戏,简单说就是一百个人,参加一场生存竞争淘汰游戏,最后只剩下一个人能够活下来,就是这么一种枪战游戏。

这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两天后,网易公司,就是号称去养猪的丁磊那家公司,居然发布了两套同等类型的吃鸡游戏。

不到一个星期之后,腾讯宣布自己公司的吃鸡游戏,马上上线。

应书岭其实也在研发这类游戏,所以只好紧跟着宣布,我们公司的吃鸡游戏,也准备发布。

各位,一个战场,从悄无一人,到成为炮声连天的舞台,就一个星期。应书岭说快,太快了,惊人的快。

那我就问他了,为啥这么快?

他说这个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因为这是全方位的快,这不止是哪一个因素在快。

首先电脑的性能、网络的速度在加快,原来像吃鸡这个类型的游戏,最多支持十个人去对战,有一天有一个疯狂的开发者说,要不放一百个人进去试试看。

居然就可以,对于电脑性能那么大的挑战,居然这个电脑的技术基础设施,居然就可以。

那第二个块,是公司的行为正在变得非常快,一个吃鸡游戏,开发团队大概是几百人,是一个很复杂的协作系统。

而网易公司看到小米公司上线之后,两天就可以把扫地工作做完,推出两款游戏。

应书岭说,看来丁磊没有专心在养猪,他一定是盯在开发第一线去调取资源。

那紧接着腾讯公司,我看到公开报道是这样,腾讯公司的吃鸡团队,已经做到了什么程度?

过去我们都知道,互联网公司的作息是996,什么意思,上午九点,干到晚上九点,一周干六天,这已经是很不人道了。

但是据说腾讯的吃鸡游戏团队,工作时间是247。一天干24小时,一周干7天。当然,人家是三班倒,就这么快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还有一个快,是市场演化快,为什么这些公司这么玩命?

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现在时代,先发优势实在是太快。

你一款游戏在极短的时间内,比如说你抢到了第一名,像小米枪战,迅速就抢到了苹果中国商店的第一名,这就等于省了几百万推广费,而且这种先发优势,你一旦没有占住,可能你就再也达不到第一名,所以他们就特别玩命。

现在流行市场,他们的商业市场的打法已经快到了什么程度?

我们来举个例子,有一个游戏,咱们就不说他是什么,反正他签下了大量的你所知道的男明星。

对游戏市场有号召力的男明星,几乎全部签掉,这件事情对于原来的游戏公司来说,是几乎不可能的。

为什么?因为速度做不到。

这个代言人谈判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商务运作,你得有一个多大的团队,去跟那些明星,去跟他的经纪人去对接,那为什么这家游戏公司它能做到,下面我就跟你说说,他是怎么做的。

在没有取得这些明星同意的时候,他们就把明星的照片,已经贴在自己的游戏上,在网上开始发。

请注意,这个瞬间它是侵权的。

然后,网络大数据会瞬间告诉你,极短的时间就会告诉你,哪个明星,对于这个市场是有效的,一旦发现数据反馈他有效,好,马上就给他的经纪人打电话,某某明星,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,我们需要签你的代言,就代言三个月。

为什么只要三个月,因为一个明星的粉丝,导三个月就导完了,只要三个月,不需要你配合任何活动,甚至连照片都不需要你拍,我自己去网上找,只要你答应,现在二百万马上到账。

如果这位男明星大哥愿意给我说一段视频,我在玩某某游戏,难道你不来吗?只要录这一短视频,再加150万,就这种操作。

好,慢着,你可能会说,这不对吧,这头一天晚上,没有争得许可,这不侵权了吗?

对,你去想想,如果你是那个明星的团队,你是会为头一天晚上的短暂的侵权花律师费,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,还不见得能赔你什么钱好,还是马上几百万现金,不付出任何其他的时间成本,落袋为安好,这个决策不难做吧。

对于一家游戏公司来说,你是慢吞吞的走商务流程好,还是拿到先发优势好,这可能也不是一个难做的决策。

所以你看,商业的做法,在加快,市场的打法在加快,我们想想,可能人类那些维护市场公平和交易法律制度,是不是都想得慢了一点?

这就是这个时代,今天我不想做任何道德的评价,应书岭跟我说了一句话,他说我感觉我们这行里的人,所有人都在逾越规则,所有人都在离经叛道。

他下面那句话,我听起来就有点辛酸了。

他说问题在于我当年崛起的时候,我靠的也是逾越规则和离经叛道,这才几年,怎么那帮小家伙就开始离我们的经,判我们的道了呢?

对,市场的演化就在以这样的速度,滚滚向前。

刚才我们说了三个快,机器快、公司快、市场快。

其实还有一个快,叫用户快。

这个快,听到我的耳朵里,我才真正变得焦虑。前面几个快,都是他们游戏行业的事。

什么叫用户演化快?

我就问应书岭,我说上半年最火的游戏不是王者荣耀吗?怎么下半年就变成吃鸡?这不是两种游戏呢?怎么用户怎么从这头跳到那头的?

应书岭说这个道理很简单,你想想过去PC版的电脑游戏,大概十几分钟可以让玩家爽一下,到了手机游戏,像王者荣耀,大概两三分钟,可以让用户爽一下,而吃鸡游戏,一分钟可以爽好几下,就这么简单。

只要你意识到用户的大脑,对刺激的忍耐度和需求度在不断的增加,你就知道,下一代游戏往哪儿走,这就是用户的演化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必须承认,这段话让我的内心极其震撼。

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,我们在做生意,但是用户在飞速迭代。

2017年,我自己也有这么一个非常震撼的瞬间。

有一次我在一个朋友家里,他们家的孩子,在做作业。

做作业,这对我的少年时代,那是多么神圣的事情。

但是那个孩子,一边做作业,一边放着一部电影,一边跟同学在聊天。

手机、电脑、iPad,三头开火。

你说我怎么看得惯呢?我说这能行吗?

他爸跟我说,他说你甭管他,这孩子是学霸,学习成绩好着呢,他们这一代人就这样,他就能做到。

他说他们这一代孩子,大脑的接受信息的带宽,跟我们是不一样的。

他说你想想,你的父母那一代人,是不是看你天天在微信的各种群里跳来跳去,能够处理那么多信息,你父母也不理解。

对,你父母那一代人,跟我们这一代人处理信息的那个带宽是不一样的,我们跟下一代人,它就也不一样。

下一代孩子,是能做到的,就是这种高强度、强刺激,多通道的信息技术。

这就是我们即将要面对的一代人。

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在呼喊,我喜欢岁月静好,但事实是什么?

事实是整个世界在大河奔流。

谁让你静好。焦虑吧?

我们得到APP上有很多英雄,有的用户就说了,你们为什么不开发那种叫倍速播放的功能。

用加一倍的速度去听,十分钟的课五分钟干完,多高效率。

所以我们合伙人跟我们的技术兄弟就开发倍速,然后又有用户说了,倍速怎么可以,为什么没有三倍速,我让大家听一段录音,三倍的速度,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好不好?

来,放一段徐小平老师的录音。

这是三倍速,来,我们听听他原来到底在说什么。

你看,这才是原话对吧?但是我有一天,遇到一个用户,他很有名,当然他不让我说他是谁。

他说什么三倍速,我是用五倍速听。

来,我们感受一下五倍速。

噪音吗?

我说你怎么可能能听这样的音频。

他说你不要着急,人的体验能力,分辨力是可以训练的,他说你从一倍速到1.5倍速,你也得适应一个星期,但是很快,你就会到两倍速然后一点一点去增加,你的耳朵是能被训练出来的。

但是,更重要的是,他下面一个结论,把我给惊着了。

他说一旦训练出来,你可以听高倍的,你就再也退不会去了。

对啊,这符合我们的常识。

一种体验能力和分辨力,你一旦训练出来你还回得回去吗?

就像你的审美能力提高,你觉得一个东西丑,你还有机会觉得他不丑吗?

就像那个童话故事,豌豆公主说的,我隔着20层床垫,隔着20床鸭绒被,我还能感受到一只豌豆隔着我,这叫豌豆公主效应。

你说让她感觉到不隔,可能吗?这是一个不可退转的过程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什么意思?

这个世界当用户的体验能力、分辨能力在飞速演化的时候,整个商业文明,都发生了改变。

有一次我把这个体验告诉了另外一位参与者,他说对啊,何止是你们做内容的倍速播放,你知道现在移动支付,带来什么结果吗?

中国的移动支付不得了,微信支付,支付宝,连新加坡的总理李显龙都跟新加坡群众大会上,新加坡人去中国,就像乡巴佬。

因为那个地方,连路边摊都用移动支付。

各位,移动支付带来什么感受,你可能觉得,不就是更方便吗?

不,绝不仅仅如此。

移动支付,让你做消费决策的时候,你调那个脑区是不一样的。

原来用钞票的时候,速度慢,你调是大脑皮层的理性决策,现在刷一下钱就走了,你调动的是叫“蜥蜴脑”的部位,这个脑区特别原始,没有理性思考能力,但是它的本事就是特别快。

你大脑皮层还没有反映过来,支付完成了。

说实话,2017年,我看过太多这样的事。

有一次我看一个短视频,一个姑娘,从一个商店门口出来,然后抱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,面对记者采访,兴高采烈的在那儿说,哇,买了好多。

我钱都花光了,我这个月要吃土了。

反正我们这一代人,这个月要吃土,我绝对高兴不起来。

但是现在的消费者,他真的是这样。

那你说,面对这样的非理性决策,他花钱用直觉,他购物的诉求是快感,这样的消费者,你的商业文化能不变化吗?

你的产品设计,你的市场策略,你方方面面的方案,你能不变化吗?

这又是一种快。

用户快,意味着什么?

过去我们假设用户是不变的,那市场上变得最快的因素是什么?是竞争对手,所以我们总是拉开架式,要去同对手竞争,所以竞争是过去商业的关键词。

可是现在一个马步扎好,刚要准备竞争的时候,用户已经不见了,你跟对手拉好架式有什么用?

所以未来的商业文明,变成了什么?竞争这个词会被淘汰。只有追赶用户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我还记得很多年前,我读到一句话,是在童话里读到的,是《爱丽丝漫游奇境》里,红桃皇后说的,在我这个地方,你必须不停的奔跑,你才能留在原地。

当时觉得这句话怪怪的,但是,以前我们觉得是童话,2017年之后,我们知道它再也不是童话了,这就是现实。

你看,刚才我说的是应书岭,这两个人说之后,我们是不是变得更焦虑,一方面是大者越大,强者恒强,好像我们再也冲不上了?

另一方面,后面的追赶者,又在逾越规则,离经叛道,很快又要把咱们给超过去了,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倒霉,我们正好夹在中间。

2017年,我就是这样一路追问过去,把我心里的困惑和焦虑,问给我身边的每一个人。

渐渐的,所有的问题,开始凝结成六个问题。

第一个问题,不是强者,还能不能登上舞台?

第二个问题,刚刚进场者,有没有可能找到新的玩法?

第三个问题,如果我跟不上变化,会不会被淘汰?

这三个问题很具体,下面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大,但其实对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响,其实更重要。

第四个问题,中国经济增长,会不会有刚性的制约因素。我们面临天花板。

第五个问题,中国经济增长,有没有可持续性?

第六个问题,中国能不能赢得良性全球发展环境?

2017年,这六个问题,我不断的请教高人,我也觉得,我得到了阶段性的答案。

我把这些答案,总结为六个脑洞,在这六个脑洞里面,我也看到了我这代人面对的六种中国式机会,因为这些机会,它只能发生在中国。

六个问题、六种焦虑、六个答案、六个脑洞,六种中国式机会。接下来,我尽可能完整的呈现给大家。

第二部分:动车组脑洞

接下来,我们就回答第一个问题。

不是强者,还有没有登上舞台的机会?

这个焦虑是沈南鹏给我的。

冤有头、债有主。他自己先回答了,他说其实舞台聚光灯部位,确实是大者越大,强者恒强。

但是你得想到,舞台本身它在变大,嗯聚光灯那还有更多的角色正在进场,比如说中国的电动智能汽车。

这个领域现在有很多家企业在竞争,包括我们知道的什么一汽,吉利,比亚迪,但是还有很多陌生的名字。

像蔚来汽车,威马汽车,小鹏汽车,零跑汽车,车和家汽车,等等。

要知道这个机会,是非常大的。前几年,我们是言睁着看着中国手机厂家,从基本没有全球地位然后逆袭。

什么华为、小米,VIVO,OPPO,都成为了全球巨头。

那同样是在一个智能行业里面,汽车游没有机会?

要知道,智能电动汽车这是一个大得多的机会,一台手机大概平均价格是两千,一台智能电动汽车至少是十几万人民币,所以这是一个几十万亿的机会。

那你可能会说,中国企业差得远吧?对,技术上也许有差距,也许已经贴近,但重要的是市场环境不一样。

大家想,我们中国对于环境改善,而且中国人口密度大,所以在中国建立一个全国的充电桩体系,成本更划算。

懂商业的人都知道,一个市场当中,有了这些因素,它率先进化出这个领域的新物种,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所以你说有没有机会?比如说生物制药,你可能会说,这好像机会咱也不如人家。

但是你知道吗?全世界最多的人工智能的论文,是中国人写的,全中国最大的人才制药库,就在中国,那你说有没有机会?

你可能会说切,这些机会,跟我们有什么关系,这都是一二线城市的科技精英的机会,那我们接着往下看。

2017年,有一次得到的作者刘润老师,问了我们一个很开脑洞的问题。

他说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,就是2017年很多消费品牌,往往是二三线城市崛起。

这个现象,确实很惊人,比如说喜茶,喜茶开店到北京的那一天,北京是下大雨,有的消费者在门口,下着大雨排队三个小时,这是为什么?还有,我们再来看一个品牌。

三只松树,起家与安徽芜湖。

周黑鸭,起家与武汉。

永辉超市,韩都衣舍在济南。

不对,这个事。应该消费品牌起源于一二线城市才对,人口很多,示范效应很好,传播力更强,为什么是二三线城市能逆袭。

这个答案有很多,风味资本的李丰,他给我一个答案,这其实就是中国人口决定。

比如可口可乐就不诞生在纽约,而是亚特兰大;耐克也不起家于洛杉矶,而是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;沃尔玛起家于阿肯色州罗杰斯城;宝洁起家于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。

你看,也都是二三线城市的逆袭。

那为什么他们有机会,因为二三线城市,他的消费价格的接受能力,它的消费口味,它的供应链的成熟程度,是最好的品牌实验室。

在这个地方,打磨出来的品牌,再输出到一二线城市,甚至是全球,都有可能。

确实,如果我们带着中国崛起的背景,你再看一些城市,过去一百年,全球有好多次消费升级了,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,英国像全世界输出了立顿红茶和一些酒类品牌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美国人输出了肯德基、麦当劳、可口可乐等等。

然后是日本,输出了索尼、松下等等。

所以,今天我们再来看中国,中国有没有机会,像全球输出品牌,在大国崛起的背景下当然有可能。

甚至我们可以下一个判断,未来成为中国的可口可乐,保洁公司,现在可能就已经存在于中国的某个二三线城市,而不是一线大城市。

中国的麦当劳、沃尔玛、肯德基在哪里?现在我们还看不到,但是我们知道,下一个全球的大消费品类,会有中国的一席之地。

这不是什么妄想,就像创业家的创始人牛文文讲的,现在所有的生意,都值得重做一遍,所以你说机会是不是到处都是,传统企业有没有机会?

你有没有发现,2017年有一种担心在消失,过去几年,我们总担心门口的野蛮人打劫。

不是我们这一行,突然窜到我们这一行,生命却其,但是我们2017年在创业者当中,越来越发现一个现象,这不是什么新兴阶层创业者的特权,恰恰是那些老精英,老的行业的从业者,比如说三只松鼠的创始人,他原来做了九年线下的销售。

再比如说江小白的创始人陶石泉,原来是金六福的副总,管过九年的销售和市场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再比如说每日优鲜的创始人徐正,在联想控股做农业,也做了六七年。

所以你看,这个市场正把原来那些在行业里深耕过,有很深的行业积淀,证明过能力的人,正在造就他们。

那你可能会说,这些人还是老精英对吧?好,我们再来看一些普通人,他们有没有机会。

2017年,市场上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板块,四通一达,顺丰。

这几个公司,快递公司的老板,他们有一个特别大的财富效应,财富的富豪榜里面,开始出现他们的身影,可是你知道吗?

除了顺丰的王卫之外,这剩下的老板,他们都出身于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中山乡,几个相邻的村子。

这几个人,要么是发小,要么是同学,要么是亲戚,那你怎么理解这个现象,所以我特别希望大家记住这些人,以后你们家快递小哥敲门的时候,您高看他一眼真没准哪天就比你有钱。

所以看到这些人的故事,我们就知道什么阶层固化是扯淡,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那些普通人,日常生意中,积累起来的经验和知识,正在变得价值连城。

请注意这句话,什么叫日常生意中积累起来的知识?

我给大家举个例子。

比如说快递,快递业怎么一点点的去减少延误率、破损率、丢失率、员工离职率。

这些知识,跟高大上的理论没关系,就是一点一点抠出来了。

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,比如说你把一个送快递的电瓶车,停在道路一个小区楼下,哪一个小区电瓶容易丢,你知道吗?快递员知道。

所以他们的快递的那个电瓶,都做成了可拆卸的,在特定的小区面前,公司都会提醒他,你要带着这个瓶上楼送快递,这就是知识。

这些知识,你必须干才行。

2017年还有一个例子,你们都知道,奶茶店著名的是喜茶,有一个小店,叫古铭,它诞生在浙江台州的一个镇上,他现在全国多少家,1200家,可能比喜茶还要多。

那你说他为什么做得这么好,就是这些普通的日常经验的小知识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举个例子,他们一般店都开在镇上,所以他们在装修的时候,并不搞得什么高大上。

但是特别注意有一天,就是他们家的灯要比旁边家的灯要亮,就这么简单。

在这个镇上,灯光相对都比较暗,只要你们家比较亮,大家都默认你们家干净,就这么简单,在很多人眼里,这不叫知识。

对吧?但是,经济学家熊彼特告诉我们,什么叫做创新呢?

解决问题的能力就叫创新,没有那么多高大上的东西可扯。

链家的老板,跟我讲了一句话,他说我们这这一代人,最伟大的企业,可能就是那些送盒饭,送快递的。

左晖说,这一代企业家最重要的使命,是解决中国人对基础产品的基本品质的要求。

所以并不需要你把什么事做到90分,100分,你只需要高过60分,比你们的同行迭代能力高一丢丢,你可能就能成就一个特别成功的公司。

所以创新这个东西,真的没有必要走什么捷径,他就是那么一点一点扣出来的日常知识,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信仰。

所以有一句话,曾国藩说的,我们是定在我们公司的墙上,结硬寨,打呆仗,就是这个意思。

其实我们开出了一个脑洞,我称之为叫动车组脑洞。

什么意思,过去几十年,我们都觉得,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

我们总是觉得中国这个国家的发展,是先富带后富,大城市带小城市,一线城市带动二三线城市,沿海地区带动内陆地区。

但是2017年,刚才我们讲的桩桩件件,其实已经证明这个国家不是我们原来熟悉的那些率批火车,靠火车头带领,它已经变成一种叫动车,大家知道动车的原理吗?

就是几乎每一节车厢,都有自己的动力。

如果整个火车是靠火车头带的,那么挂得车厢越多,它的速度就越慢。

而动车组呢?它有太多的动力单元,所以车厢越多,它的速度反而不会慢。

这就是我们在2017年看到的,中国发展的独特景象。

而如果我们扩张一点视野,把这个景象放眼全球,你会更加深刻的理解中国经济为什么今天这么好。

在那些世界的先进国家看来,咱们中国也有普通人,二三线城市出身的,很多时候,我们解决我们的技术还是基础?

今年在准备跨年演讲的时候,我去采访了滴滴的柳青,柳青说,什么叫技术?

那个东西不是天外飞仙,技术就是一点一点积累出来的东西。

比如说滴滴,它要解决大城市打车的问题。

怎么解决,把一个像上海这样的城市,划分成无数个小的六边形,然后用滴滴的数据能力,一点一点的去看。

里面上班下班,高峰期,平峰期,刮风下雨,里面出了多少人,走了多少人,去到哪儿,就这些数据,一点一点的积累。

柳青告诉我,2017年,滴滴可以提前15分钟对一个小六边形区域的这些情况预测准确率,已经高达85%以上。

这就是技术。

2017年,还有一家公司,其实我们挺意外的。

你猜全世界最大的液晶面板生产商是谁?

不是什么韩国、台湾地区的企业了,它就在中国内地,这家公司叫京东方。

请注意,不是你熟悉的新东方,也不是京东,就叫京东方。

这家公司全球面板,从手机到电视,25%的产量是它。

很惊讶吧,这家公司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创业公司,而是一家老牌国企,北京电子管厂。

编号774,是建国初期苏联老大哥援建中国的156项重点工程之一。

2001年,盯上了液晶产业,然后就一路迭代死磕到了今天。

就这么老的企业,两千年之后开始盯着上夜景面板这个产业,不断的死嗑迭代,一直往前进。

你说它获得这么大的成就,中间一定有什么巨基金,这个现在咱们中国不具备,还有就是什么?

技术,什么技术,它有很多技术,都不是那种可以买来的专利,很多技术,都是必须你自己亲自做一遍,才能掌握的技术。

你想买都买不来。

比如说制造这么大的液晶面板,最重要的就是防尘,因为一粒灰尘掉进去,那就是一个坏点,整个面板都要报废。

防尘这种技术,在实验室里面小规模做出来,其实不难,但是没有意义。

因为你真正要防尘的那个环境,是轰隆隆的几十米大的厂房,人走来走去,怎么降低灰尘呢?

没有终极的解决方案,就是今天弄弄这里,明天弄弄那里,一点一点降下来。

这些知识是买不来的,只有你干一点,点滴积累,你才能产生。什么是技术?这就是技术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原来我们把中国理解为一辆绿皮火车的时候,总觉得我们在创新上追赶前人,好象有点累,觉得我们有点差,但是2017你感受到什么没有?

我们那种创新,好像真的就像动车组,每一节都有它自己的力量。

我们不太费劲,就好像在全球,已经拿到了一些优势。过去像仰冲,今天就是俯冲。

过去中国是追赶式力量,而今天的中国,有一点感觉,是溢出式的力量,就像高山滚石一样,很多竞争力就这样滚下去了,就这样释放出来了。

2017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(上)-LeeFang

我问得到作者何帆老师,我说哪一天,你觉得很重要。

他说我听到一家公司的时候,我觉得很重要。

这家公司叫传音手机,传音,这家公司在非洲,超过了一切手机公司。

上半年,买了五千万,全年不出万部,一亿部。在非洲的市场占有率逼近40%,第一大手机品牌。

那你说它是哪一个国家的公司?中国公司,总部在深圳。

当然,他的手机,你在国内买不到,为什么能卖得这么好?

就是因为据说他有效解决了黑人自拍,面部分不清的问题。

而且他的手机是那种带键盘的老式功能机,质量非常好。

更让人震惊的是,这家公司的前身,你知道是什么吗?

大家还知道,当年中国市场有一个品牌叫波导手机,就是手机中的战斗机那一家公司,这家公司,后来在中国市场落败了,这支团队做出了传音手机。

震惊吧?就是中国现在有很多这样的企业,它不需要有多么高大上的能力,就是在中国这样的一个市场里面竞争,然后获得了一个正常的能力,你会发现在世界市场上,就已经开始开始平趟。

这一点,2017年我见到特别多,比如说大家知道号称中东亚马逊最大的电商公司,J浙江公司,客单价极高,我们知道什么跨境电商,海淘,中国人买外国人的东西,不是,它把中国的东西卖出去,卖到中东。

还有,JNT,这家公司在印度尼西亚,印度尼西亚号称千岛之国。

不过成立两年,创造了印尼快递行业数一数二的公司,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叫李杰,仅仅是中国一家手机公司,在当地的负责人。

BIGO,这家公司是东南亚最大的直播公司,创始人是欢聚时代的李学凌,中国公司,那天我给他打电话,听说你们公司在东南亚那么大,他说有那么大吗?

我说对,都知道你们是东南亚最大的公司,他说东南亚市场太小,大不大,我也没那么关心。

对啊,中国这么多人口锻炼出来的视频直播能力,放到东南亚,当然就是平常。

我说你别光跟我说非洲、中东、东南亚,咱说说欧美市场,中国有什么表现。

同样,游戏界大佬,莉莉丝的王信文告诉我,不出五年,美国市场排名前十。

这位我同学,他告诉我,不出五年,全世界最大的十个游戏,美国市场一定基本出自中国人之手,中国游戏,是世界第一大产业,这不用说。

更重要的是在2017年,如果你关注这个产业你就知道,腾讯公司以参股投资的方式,几乎已经进入了世界所有知名的游戏公司。

你说游戏这个东西,上不了台面,好,我们看看大产业,过去我们都爱看美剧、英据剧、进口剧对吧?

就在一个月前,美国著名的奈飞公司在优酷买了一部剧,《白夜追凶》,中国电视剧,开始逆袭欧美市场。

过去我们总觉得,中国可能经过上,动动胳膊,动动腿还可以,文化反向,通过市场指出,不用互联网,2017年就实现了。

这个前景,我不知道各位信不信,反正英国卫报信了。

英国卫报,今年有一篇论文,今年来自中国奇幻文学的主角,比如说郭靖这样的人,将会和弗罗多、琼恩雪诺齐名。

英国人有这样一个判断,2017年出现了一个词,新四大发明,高铁,移动支付,共享单车和网购。

但这个词说法有点开玩笑。

因为,这几个东西,好像都还不是中国人最先开始搞的,但是我们必须承认,但当时这些东西进入中国之后,它一定得到了改变、放大,然后再输出,它再从中国出去的时候,已经变成另外一个奇迹,这就是中国的力量。

中国人可能还不太擅长做一些从0到1的事情,但是你说这个东西,已经有了1,要把它变成一万,一亿,咱们中国人的本事那是独步天下。

所以何帆老师,他说中国人可能迎来一个叫平凡创新的时代。

我们原以为中国市场大,所以里面可以浑金白玉,可以有一些公司生存,他们出去是不行的。

但是2017年我们发现,恰恰是在中国这个市场里面锻炼出来的公司,他们不需要出类拔萃,他们其实很平凡,出去也可以平趟。

所以什么是创新,我觉得德鲁克的一句话说得非常好。

对创新的最高评价,这太显而易见了,我怎么就没想到。

中国大量的平凡创新,正在呈现这样的特征。

刚才还记得我上台的时候,问的那个问题吗?在大者越大,强者恒强的时代,还有没有后来者的舞台,确实,这个问题的前半截问得对,这是一个大者越大,强者恒强的时代。

但是,咱们中国进入了一个平凡创新的动车组时代。

所以,不仅是高科技精英有机会,二三线城市有机会。

像刚才说的那几个快递老板,都有机会。

这就是关于中国式机会,2017年,我开的第一个脑洞,叫动车组脑洞。